香港媒体:澳大利亚最好从“四重奏对话”中的煽动中留下来

继维多利亚州终止与中方“一带一路”的合作协议后,澳大利亚政府就涉台问题以及澳中达尔文港协议接连发出聒噪之声,澳国防部长关于“在与中国的冲突中不应忽视台湾问题”的不当表述,以及“对达尔文港租约或有所行动”的暗示,令业已恶化的双边关系雪上加霜。

舆论认为,美国总统拜登于3月召开的美、日、印、澳“四方会谈”余威犹在,莫里森政府所为是在不遗余力地践行致力于促进所谓印太区域“自由、开放、基于规则的秩序”。实际上,“四方会谈”系日、印、澳联手美国遏制中国的实质早已是人尽皆知。

舆论指出,对于印太区域,中方的期待是能维持贸易自由,但美国的意图却是让其军舰和飞机能够在该区域自由行动,以消减因中国发展得过于强大而引发的担忧。美国的意图无疑加剧了澳大利亚对局势的误判。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27日报道,澳内政部秘书长佩祖罗在一年一度的“澳新军团日”致信内部员工称,随着印太区域局势的升级,自由国家“再次听到战争的鼓声”,“如今,自由国家再度听到战鼓声响,忧心忡忡地观察着各项议题朝军事化方向发展。

几年前,我们还认为这些议题不太可能催化战争。让我们持之以恒地寻求维持和平的机会,但同时也为战争的爆发做好准备。尽管此番言论遭到澳国内反对党的质疑,认为佩祖罗言过其实,且作为国内最具影响力、涉及国家安全的官员之一,佩祖罗的表述用词不当,但若关联澳国防部长的涉华表述,莫里森政府对局势以及中国的误判一目了然。

事实上,澳大利亚涉华的表述和行动都在所谓“共同价值观”的掩饰之下。在此过程中,澳政客往往以模糊的“共同价值观”作为借口,为澳政府以结盟为导向的外交政策辩护。分析指出,这是一种将外交简单化的做法,何况,“共同的价值观”并不意味着利益的一致性。

比如,在越南战争期间,扮演美国“副警长”的澳大利亚,为此在战场上折损了数千名澳大利亚士兵;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时,澳大利亚国内反对澳参战的声音高过支持者。那么时至今日,澳大利亚又会有多少人在台湾问题上支持美国?现实情况中,澳中经济联系已经非常紧密,如若卷入冲突,澳大利亚必然付出惨重的代价。香港《南华早报》27日分析指出,身处中美角力当中,澳大利亚政府需尽一切可能使其与中国的关系回归正轨。

“四方对话"希望区域内的国家“以民主价值观为基础”,但澳大利亚最好远离美国这套宏大的意识形态教唆,因为中国决不会因为西方国家说什么或者因为西方国家以制度不同为借口,对其避而远之而改变自己的道路。对中国大搞意识形态可以说是既幼稚又傲慢。另一方面,澳大利亚早已不再是区域内唯一富裕的国家;中国也不是20年前,甚至10年前的样子。

如今的中国是强大的,并且正越来越自信。对此,澳大利亚虽然有理由保持谨慎的心态,但过度对抗,对澳没有任何好处。分析认为,国家之间的尊重是双向的。

如今,两国外交层面的深度冻结对澳大利亚的伤害大于对中国的伤害。美国可能认为,在澳中的经济摩擦中站出来为澳辩护是在帮盟友的忙,这是对澳大利亚国家利益的深刻误解。“四方对话”自诩具有“包容性”,代表了整个印太区域的“多元视角”。

但对中国的排斥,让“四方会谈”失去了区域内最重要的视角之一。而澳大利亚只有同中国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共同讨论区域安全问题,才能确保和平与稳定。倘若冒着与中国加剧对抗的风险,利用像“四方对话”这种受意识形态驱动的组织将中国排斥在区域讨论之外,澳大利亚只会加速新冷战的爆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