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园主席郭梓文“霉运缠身”?疑因“打新蚂蚁”被骗3亿,还陷“代持风波”

广东富商郭梓文或许至今不愿相信,自己会“千虑一失”,莫名陷入一场“追债风波”,而此次的对手,看上去似乎更难对付。据媒体报道,奥园健康生活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奥园健康”)财务总监郑少辉追讨3.2亿打新资金案件,近日已在中国香港法院进行聆讯。2019年3月,中国奥园剥离旗下物业管理子公司奥园健康,并于港交所上市。

截至2020年末,奥园健康(03662.HK)净资产10.60亿元,最新市值36亿港元。奥园健康是“奥园系”三大上市公司之一,另外两个分别是:中国奥园(03883.HK)、奥园美谷(000615.SZ)。

胡润研究院今年3月发布的《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郭梓文、江敏儿夫妇最新身家为125亿元,同比下滑21%。

值得注意的是,公开资料显示,该起案件主要被告——轩塍资产管理公司(Swenson Asset Management)于三年前刚设立,且公司人员变动频繁。同为被告之一的陈世荣于2020年4月才加入该公司,其他部分负责人员及代表则在2019年7月至9月入职。针对上述疑问,时间财经联系奥园健康及中国奥园方面,截至发稿时间,暂未获得回复。

财报显示,在加入奥园健康前,自2007年7月至2020年4月,郑少辉先后担任中国奥园财务经理、财务总经理、财务总监及中国奥园国际投资集团副总裁等多个职务。2020年4月,上市刚一年的奥园健康公告称,郑少辉接替许晓东获委任为公司副总裁及首席财务官。郑少辉在上诉书中称,2020年10月20日,其与轩塍资产管理公司及基金达成口头协议,并于10月23日正式签署协议,支付约3.2亿元用于认购蚂蚁集团上市新发行H股。

蚂蚁集团上市搁置后,郑少辉要求被告退还3.2亿元投资款项,或由Swenson Fund及轩塍资产管理公司回购股份,但均遭到拒绝。被告一方辩称,资金已用于向蚂蚁集团现有股东收购380万股旧股。业绩方面,奥园健康发布的2020年业绩公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取得总收入约为14.08亿元,同比上升56.3%;净利润约2.53亿元,较2019年增长55.1%,毛利率达34.2%,净利率为17.3%。

奥园健康的业务主要包括物业管理服务、商业运营服务,二者去年取得的收入分别为10.75亿元、3.33亿元,分别占总收入的76.3%和23.7%。中国奥园方面,2020年,公司录得物业合同销售人民币1330亿元,完成全年销售目标,同比增长13%,稳居全国房企30强。业绩报告还显示,中国奥园2020年营收同比增长34%至677.9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41%至人民币59.1亿元,是少有的去年业绩实现“双30%+”增长的房企。

但实际山,据报道,如若将2019年以及2020年汇兑收益和出售附属公司收益进行剔除,该公司去年除税前净利润反而同比下降7.8%。4月19日,穆迪将中国奥园的评级展望从“正面”调整为“稳定”,反映出中国奥园2020年的财务指标弱于预期。具体而言,该公司债务杠杆率仍然很高。

截至2020年底,其调整后债务增长了35%,达到1400亿元,大大高于穆迪之前的预期。

此前的4月15日,标普也将中国奥园的评级展望由“正面”调整至“稳定”。标普称,与其预期相反,中国奥园在2020年下半年大举扩张,2020年在可权益基础上斥资了450亿元人民币购买土地。

这一支出约占该公司权益合同销售额的45%,导致报告的债务上升20%,对合资企业的财务担保增加了一倍。在积极的项目收购之后,中国奥园的少数股权占总股本的比例从2019年的59%进一步上升到2020年的65%,这一水平在业内属于较高水平。少数股权比率高也意味着,虽然中国奥园将其子公司项目的销售和收入100%合并,但可供公司使用的销售产生的权益现金流比例较低;另一方面,中国奥园在发展阶段有少数股东的注资,减轻了债务负担。

标普预计,随着销售减少,中国奥园的收入增长将放缓。穆迪也称,中国奥园迅速发展其少数股权,这种战略可能增加其对项目现金流控制的不确定性,并削弱其或有负债的透明度。截至2020年底,中国奥园净负债率为82.7%,现金短贷比1.3倍,剔除预收款项后的资产负债率78%,目前仍踩一条红线,处于“黄色档”。

今年3月末,郭梓文在业绩发布会上公开表示,“2021年,中国奥园的销售目标是1500亿元。未来,中国奥园将持续深化‘一业为主、纵向发展’战略,实现高质量、可持续发展,早日跻身世界500强企业,为股东、投资者及社会创造更多价值。不过,在企业跻身世界500强前,郭梓文或许先要远离“理财诈骗陷阱”?(北京时间财经 陈世爱)。

相关文章